今生最深刻的一堂历史课,竟然是游戏给我上的 | 杉果专栏

嘉丽时尚网 2019-04-12



通过游戏学历史,这似乎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儿。


虽然这两年国内总是有不少声音批评电子游戏歪曲历史,向青少年传递错误的史观。但作为玩家,相信你我心里都清楚,比起那一节节枯燥的历史课,我们似乎能从历史题材的电子游戏中收获更多。


比如《大航海时代》让我们自然而然地接触到地中海各国的历史,而《刺客信条:起源》的导览模式则让我们更好的了解古埃及文明,还有《文明》系列,《三国志》系列,《全面战争》系列,P社“四萌”系列……能让我们在游玩中学到历史知识的游戏简直不胜枚举。



而最近,《荒野大镖客:救赎2》就给我上了一堂极其深刻的历史课。虽然在游玩这款游戏的过程中,我并没有学到多少与历史相关的知识,但它却让我体会到了很多历史书籍都无法给予我的东西。





首先,在我们正式开始说《大镖客2》之前,我必须要先问诸位一个问题:


究竟什么是历史?


坦率来讲,这个问题有无数种回答。


尽管维基百科告诉我们:历史指人类社会过去的事件和行动,以及对这些事件行为有系统的记录、诠释和研究。但相信诸位心中的答案都会与之不同:



有人认为,历史就是一场场战争的合集,人类从诞生到现在只做了两件事,战争与准备战争,战争的本质是永恒的,变化的是战争的形式。


有人认为,历史就是永无止境的轮回,虽然科技在不断地前进,但人类却始终在一个地方兜圈圈,不断地重复着相同的错误,不断地经历着相同的生活。


而还有人认为,历史是由大事件与大人物构成的。



看看那些你上学时所用的教材,看看那些被称为通史的典籍,哪一个不可以被看作是大事件的合集,哪一个不可以被看作是大人物们的传奇。所谓历史,看的就是那王侯将相的生死沉浮,读的就是那王朝更替的兴衰荣辱,而至于个人,不过是“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而这最后一种观点,在我上学的时候,可是相当认同的。


也因此,我当时特别爱玩那种历史向的战略游戏,比如《文明》,《三国志》,《全面战争》还有《信长的野望》……



诚然,作为历史洪流中的一叶小舟,在现实中,我确实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学生,但得力于电子游戏的帮助,在虚拟的历史长河中,我也能过上一把“开大船,当舵手”的瘾:


在《三国志》中,我是奸雄曹操,我不但逆转了赤壁,还魏武挥鞭,在有生之年实现了天下太平;而在《文明》中,我是圣雄甘地,我不但取消了不抵抗运动,还大力发展核武器,在有生之年实现天下核平。



于是,借助电子游戏对于那些宏大历史的模拟,我也终于在一次次的游玩中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历史的大势浩浩汤汤,什么叫做历史是必然和偶然的集合。


如果没有这些历史向的游戏,历史对我来说只是书本上死板的年代与人名,但因为有了它们,我从一名记录者变成了一名参与者。


在0和1的模拟下,我不再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相反,我成了大事件中的大人物,历史也从空洞的记忆变成了鲜活的经历,而在这个过程中,我即学到了与历史有关的知识,也感受到了历史的伟大。


因此,当时的我就和许多玩家一样,是“用电子游戏学习历史”的忠实捍卫者。



在我看来,历史向战略游戏所给予你的不仅仅是在游玩过程中自然所积累的历史常识,更重要的是一种对于历史最直观的把握:


“看看游戏上方的统计表,看看那些代表人口的数值随着游戏的时间而飞逝,只有这时,你才会以最直观的方式体会到,所谓的‘被历史的车轮所碾过’是一句多么精妙的比喻。”


于是,抱持着这种宏大历史的观念,我自然也非常喜爱《刺客信条》系列。



《刺客信条》虽然与之前所谈及的历史向战略游戏存在着相当大的差异,但在对待历史这一点上,《刺客》同样以大人物和大事件为主。


与上述那些动辄百年以上的战略游戏不同,《刺客》系列所截取的往往是一个时代的切面,而在这切面上,历史便展开了它宏大的绘卷:重大事件紧密相连,重要人物悉数登场,而我们的主角刺客,则作为那一段段架空历史中躬耕于黑暗的英雄,在大事件与大人物之间穿梭,最终将人类推向光明的未来。


而《荒野大镖客:救赎2》则完全相反,它既没有大事件,也没有大人物。




首先,我们要知道,得力于R星在开发的8年来对于细节和拟真近乎病态的打磨,《荒野大镖客:救赎2》给人的沉浸感极其强烈。


关于这一点,网络上对于《大镖客2》浩如烟海的称赞已经足够多了,所以我也就不再赘述了。


但不知诸位有没有发现,R星耗费了大量的人力与财力,煞费苦心想让我们这些玩家所代入的,却是亚瑟·摩根,一个普通人。



《荒野大镖客2》的年代背景设定在1899年的美国,当时正值世纪之交,蛮荒西部正在向文明城市过渡,旧世界与新世界正进行着激烈的冲突。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从西部走出的帮派简直多如牛毛,而亚瑟仅仅只是其中一支帮派的一名成员而已。


而这,至少对于早已经习惯了宏大历史的我而言,是非常不适应的。


要知道,在《大镖客2》之前,我在历史向的游戏中扮演的是刺客,是将军,是国王,甚至是整个国家,而在《大镖客2》里,我扮演的却是一名19世纪末的土匪。



在其他的历史向游戏里,我暗杀高官,攻城掠地,改变历史进程。而在《大镖客2》里,我所掀起的最大波澜也就是毁了半个村落,抢了一家银行,在大部分的时间里,我都像一个工具人一样,帮马戏团追回逃跑的动物,替精明的老哥上门催债,甚至在没事儿的时候还要在营地里砍柴抱草。


因此,在游戏的前期,我的感受就是:


节奏好慢,好平啊。



然而,在游戏进入到中期后,我终于开始逐渐了解到《大镖客2》这款游戏对于历史真正的诠释。


首先,虽然游戏里几乎没有出现任何历史上的大事件与大人物,但伴随着剧情的推进,看看帮派老大德奇的计划接二连三失败,听听亚瑟和其他角色不时发出的“我们是不是已经不适合这个时代”的叹息,我开始发现,在《大镖客2》里,宏大的历史依然在一如既往的向前推进。



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即便在虚拟的世界,我所扮演的也不再是那些决定未来的关键人物,和现实一样,在《大镖客2》里,我所操纵的亚瑟·摩根就是那个宏大历史根本不在乎的NOBODY。


坦率来讲,这样做很冒险。


因为就和我在前面所说的一样,正是因为现实中我们的渺小,我们才会在历史向的游戏里体验宏大。


可《大镖客2》就敢冒这个险。


因为在长期的游玩体验中,玩家已经在强烈的沉浸中对亚瑟和整个范德林帮倾注了足够深厚的感情,而这份感情,会在最后升华整款游戏的游玩体验。



所以,在以前,对于“被历史的车轮所碾过”这句话,我在历史向游戏中所扮演的都是那个开车的人。


而在《大镖客2》里,由于对于亚瑟·摩根这个角色的深度代入,我第一次扮演了那个“被碾过的人”。


这很憋屈,因为体验一个不断下沉,不断挣扎的故事确实很让人郁闷。


但这也相当震撼,因为我确实感受到了历史的力量,不是书本上那些空洞的形容词,也不是历史策略游戏中上下浮动的数据,就是那种真真切切的,来自宏大历史对我强烈的冲击,就是那种在历史狂流中个体的无力。




所以,让我们回到最开始的那个问题:


历史究竟是什么?


战争?轮回?大事件,大人物?


在有的人看来,这些东西所承载的历史都太抽象了——能够真正被感受到的历史还要从艺术作品中去寻找。


因此,对这些人来说,历史,就是一种感觉,是读完《静静的顿河》后长久的无语,是看完《大西洋帝国》后惊讶的赞叹,当然,我们现在也完全可以在这后面加上一句:


历史,同样也是通关《荒野大镖客:救赎2》后强烈的震撼。



在评价《大镖客2》的时候,《纽约时报》将这款游戏看作是一款真正的艺术品,而作为一款基于真实历史的艺术品,它:


“不仅让我们触碰到了历史最还原的模样,也让我们感受到了历史最真切的力量。”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杉果游戏的立场。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

我们还有这些内容值得一读:

·从哲学到土味,赛博朋克粉丝的众生相

· Epic怎么就成了Steam的最大挑战者?

· 游 戏 鸡 血 泪 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