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的特征

中华车展网 2019-06-30

1.概述

索绪尔在三个教程中空前深入地探讨了语言的特征,规定了语言学的任务,作了有历史意义的“语言”和“言语”的区分,“共时语言学”和“历时语言学”的区分,并提出语言学中的符号学理论。

2.语言的复杂性

语言总是具有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而且一方面的价值取自另一个方面。

1)声音形象和发声动作。

2)语音和语义。语音是传达思想的工具,没有思想,它就失去存在的意义。同样,没有语音,语义也就没有依存。

3)个人方面和社会方面。言语有个人的一面,又有社会的一面。

4)言语本身既是一种社会制度,又是一个演变过程。每个时刻,它既是现存的制度,又是过去历史的产物。

3.语言的特征

语言和言语

1)语言是在各种各样的言语行为中界限明确的实体,它独立于个人,个人不能创造它,也不能改变它。它规定着个人言语的社会性一面。语言很像一种社会契约,群体中的全体成员都签字同意履行,每个语言使用者都要首先学习语言的功能。

2)语言不像言语,语言可以单独研究,可以排除言语所涉及的物理学、生理学、心理学方面的问题,独立考查语言诸因素。

3)言语是多种多样的,而语言是单一的。语言是一种符号系统,其根本特点是意义和声音的结合。

4)语言并不玄妙,所以我们才可以研究它。语言是声音形象的仓库,文字是这些形象的有形形式。

语言是总体,言语从属于语言。语言的存在不取决于具体言语,但言语不能脱离语言。

语言的外部研究和内部研究

索绪尔同其他同辈语言学家的不同之处在于,他认为只对语言进行内部研究不进行外部研究也是完全可能的,这也就是他专心致志研究普通语言学的原因。

语言符号

他反对将语言看成一个命名过程,因为这意味着先有思想后有语言,名称和实物的关系是很简单的事情。他认为,语言之前并不存在思想,一个语言单位有两重性。一方面是概念,一方面是声音形象,一个语言符号把概念和声音形象结合起来。不是把物和名结合起来。索绪尔将这种结合体称为符号,声音称为符号施指(signifier),把概念称为符号受指(signified)。

(1)语言符号的任意性。符号施指和符号受指之间并不存在自然的、必要的联系,而是任意的联系。语言符号代表施指和受指的结合,所以可以说语言符号具有任意性。当然所谓任意,是说符号的选择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并非是个人的随意性。对于象声词索绪尔认为根本不是语言的有机成分,数量极少。真正的象声词并不是象声,只是大致模仿,其次它们的发音受到特定语言的语音系统的限制。一切象声词,一旦进入某种语言,就会马上受到其演化规律的制约,逐渐地接近其他语言符号。感叹词常被看成是象声词,但是亦有任意性。

(2)语言符号施指的线性关系。在言语中符号的施指在言语中是一种声音,必须依照时间顺序一个一个地出现,不可同时出现两个成分;所以它是一段时间,是一条线,一个连锁。听觉符号与视觉符号不同,听觉符号只能以实践为基础,是单维的。变成文字时,这种时间顺序被字母的顺序和行矩所代替,其线性关系更为明显。索绪尔后来根据这种性质区分了语言符号之间的两种关系,一是连锁关系,其实是指讲话时,一次出现一个符号,一个接着一个地出现,成为一个序列,每个符号与其前后符号相对立,以取得自己的价值,这种关系称为连锁关系,亦有点类似于横向的组合关系。二是联想关系,后人也将其称为选择关系,比如教师可以联想到教学、教育等等,亦有点类似于纵向的聚合关系;后来把这种联想分为了四种:比如根据词根、根据意义、根据后缀以及根据发音。

(3)符号的不变性。语言符号是任意的,但是对于使用这种符号的语言社团,它是固定的,不可随意选择的。符号的任意性保证了符号的不变性。某物已经有特定名称,并为群体所接受,任何人也不能去改变它;另一方面也正是因为这种任意性,语言符号的某些变化又是不可避免的,无法阻止的。

4.语言学的任务

索绪尔对语言的观察是深入细致的,他论述的语言诸方面关系不仅对语言学具有深远影响,而且对分析其他人类行为也具有普遍意义。索绪尔指出语言学的任务:

(1)对一切能够接触到的语言作出描写,并整理出其历史,也就是整理出各语系的历史并尽可能重建各语系的母语。

(2)找出一切语言里永恒地、普遍地在起作用的力量,分析出普遍性的规律,即能够概括出一切具体历史现象的规律。

(3)确定语言学的界限和定义。

值得指出的是索绪尔对于语言学的“描写”而非“规定”语言,也是传统语法和现代语言学的分水岭。


参考文献

刘润清.西方语言学流派[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