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孙彦涛:小小说三题

中国制药网 2019-06-20

孙彦涛小说三题

孙彦涛



     赴宴     

                                                

七月下旬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老同学,兄弟我得了一个孙子……我一愣,没听出是谁。他说:我是华胡啊,老同学,我知道你也在这里,八月三号上午孙子满月宴请您一定光临……

我想起来了,华胡是高中时的老同学,二十多年没联系了。高中毕业后没几年,听说他被关了进去,罪名是诈骗,他混生不混熟,专门杀熟,几位被宰得较重的亲朋好友们忍无可忍才把他送进了监狱。几年后他刑满释放,以名声不佳大龄青年的身份,凑乎着讨了个比他大三岁的丑女人做老婆。但结婚几年没有后代,有说问题在男的,有说问题在女的,莫衷一是,后来听说他三十二岁上抱养了一个孩儿,到本市开了家杂货店。但还听说,华胡成家后恶习不改,重操旧业。一是因为他骗术落后;二是因为亲朋好友对他有所防范,几年下来,他没取得多少诈骗成效,反落得更加臊臭,多年来几乎无人与之来往。当年他抱养儿子时宴请亲朋好友,就没去几个人,我也接到邀请,经几个老同学撺掇,也找了个借口推掉了。没想到同在一城没来往过,二十多年后他突然又想起了我。

推掉!推掉!跟这种名声不好的人交往,没好处,家人是这样反对的。

我却有我的想法儿,都是五六十的人,入土半截了,也该船到桥头了自然直了,古代的坏人周处老年都变好了,华胡不至于一坏到底吧!再说长时间未接触,听的只是传说。

华胡也许考虑到我的顾虑,在我支支吾吾之时,电话里又加重语气说:许多老同学都要来,当董事长的李振军老同学当天也要来。

这可是一颗重型炸弹,一下子炸开了我的迟疑!当年我高考落榜,老同学李振军考上了名牌大学,大学毕业,从商以后,财运亨通,当上董事长以后,更少接触了,即使给你办点儿事儿,也很少见到他本人,同学们的小事他几乎很少参与。

这次华胡孙子庆满月,他要出席也极有可能,高中时他与华胡寝室里睡上下铺,关系不错。我扑捉到两个信息,一是华胡不会像传说那样坏了,他已像周处一样痛改了前非,赢得了同学们的信任;二是说明李振军出面意义大不同,今天是与李明珍老同学面对面的好机会,权当是一次老同学聚会吧!见我答应了,华胡显得很高兴,随即给我发了信息,详细说明了时间地点和行车路线。

八月三号上午,我携妻带礼,打扮得周周正正,如期而至。

二楼宴会厅人还真不少,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不少也真的露面了,几十年的老同学相见,自然有说不完的话题,但时近中午,同学们都不约而同聚焦在同一话题上,当董事长的老同学李振军还没到!

七盘子八大碗摆满了桌子,时已过午,还是不见李振军的影子,大家逡巡的目光五颜六色,纵横交错。

这时,华胡匆匆忙忙走过来,一边擦汗一边说:很抱歉,老同学李明珍局长临时有事,改变了行程,不能前来了,李局长人来不了,礼却到了!刚才王秘书来过了,华胡扬了扬一个大红包,说:“老同学们吃好喝好,喝好吃好,别拘束,放开来啊!”

 

           

走亲戚


表弟给我们开了门,我们一家人提着礼品鱼贯而入。

客厅里沙发上,二姨父正襟危坐没有反应,垂着头似睡非睡。我把礼物放下,慢慢走到他面前,轻轻说:“二姨父,我们来看您来了,给您拜年啦,祝您在新的一年里工作顺心,身体健康,心想事成。”二姨父好像睡着了,还没反应。我正诧异呢,二姨从里屋快速走过来,用眼神示意我到里屋去。

跟着二姨到了卧室,二姨迅速关上门,告诉我:“杰啊,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瞒你了,年轻的时候我脾气不好,嫌你姨夫呆板、低能,老骂他生就的乌鸦爬不到高枝儿上。他五岁上就没了爹娘,吃百家饭长大的,十八岁就参了军,从抗美援朝战场上一回来,我就嫁给了他,几乎没有接触生活,根本不食人间烟火味。你想啊,他军人脾气,哪受得了我每天早上的侮辱谩骂呢!我骂的轻了,他憋气不吭,骂的急了,针尖对麦芒,干柴见烈火,我们就各不相让,由对骂到大打出手,几十年了,每天早上五点钟我们家都要准时上演一出夫妻战!就像生物钟一样准时,不管多大多小的由头,都会成为我们开战的导火索。由我先开骂到二人对打,太阳冉冉升起的时候,战斗自然结束。周而复始天天如是,时间久了,街坊邻居孩子上学也掌握了这个规律,连闹钟也不用了,只要听到我家一热闹,街坊孩子们都陆陆续续起床上早自习了。我那时年轻,没考虑到问题的严重性,不知何时起,发现你姨父精神出了问题,去许昌五郎庙精神病院住了两回。后来,政策落实了,我家的状况好转了,你姨父又当上了局里一把手,风平浪静的日子过了这么多年。不久前,突然出变故了,因一点小事儿、你姨夫从局长位子上被拉了下来,他心情很失落,郁闷话少,目光奇异。我们怕他以前有这个病根儿,精神病出现反复,小心翼翼对待他,还告诫亲戚朋友严格注意态度措辞,避免刺激他。你从今往后也不能叫他姨夫了。”

“我怎么叫他?”

“你要叫他‘陈局长’,”二姨郑重地说,“现在我们家统一口径都这样叫他,实在改不了口的,就叫他‘局长爸爸’‘局长大爷’‘局长舅舅’,家里有啥事都改用书面形式写成报告,叫他批示、签字……以前在局里那是公仆,人家叫他局长,是官话,人走茶凉,如今在家里他才真正成了名副其实的局长,亲朋好友一家人真心爱戴他、尊敬他,要让他感到温暖、亲切,反正都要哄着他开心,他只要心情好,叫他万岁都成!我们就抱这样的态度!”

“哦,我明白了,二姨父刚下来,得有个适应的过程。”

二姨说:“这都是让中国的官场文化害的!你们出去,再重新进来一次,郑重地跟他打招呼,像在单位里一样。”

我们又提着礼物出了门。

这次,我敲开门,提着礼物径直走到二姨父面前,腰弯了四十五度,毕恭毕敬地说:“陈局长,给您老拜年了!”

“哪部门的?”二姨父突然翻起眼皮,目光骇人!

我吃了一惊,不知怎么回答。妻子踩着纤纤细步走上来,笑盈盈地说:“这是计财科的小孙啊,陈局!你最得力的人啊!”

“哈哈哈,”二姨父开怀大笑起来,“坐吧,坐吧,随便坐,别客气。”二姨父用局长的标准手势爱抚地拍了拍我,回头对我二姨小声说:“李秘书,今天有谁没来看我,都给我记下来!”

我二姨莺声燕语毕恭毕敬地说:“记着了,陈局!”

见此情景,我心里打翻了五味瓶。

 

领导不能进厕所


身边人都知道领导有个习惯,每到一个新地方,必须要尝尝当地的风味小吃,多年来他一直保持着这个爱好。领导喜爱品尝地方风味小吃,尤其习惯在街头巷尾吃地摊儿,一来方便快捷,二来可以直接体察民情,因而到新城上任的第一天上午,刚进城他就早早下了车,对司机说:你们先去,我和秘书小王随便转转,随后就到。身边人心知肚明,都已经习惯了,因而没再多问。

以前,领导早就听说这个城市“绿豆王八汤”是当地一绝,一直没机会尝尝,现在机会来了,当然不能错过。时近中午,领导和秘书小王来到小吃一条街,专拣了一个条幅上写着“祖传八代正宗绿豆王八汤”的地摊儿坐了下来。一吃,果然风味奇特,感觉良好。领导连吃了两份儿,而且多添加了老汤子!喝罢汤领导让小王先走,他自己边走边看,漫步在这个温馨的城市中了……

领导边走边观察着这个即将入驻的城市,边走边回味着刚才那绿豆王八汤的余味,一会儿功夫,领导突然感到内急了,就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寻找公共厕所上,连转几条街道,竟没发现一个厕所!他越来越感到问题严重了,急忙走向一家单位,但被门卫拒之门外,门卫打断领导解释指了指东南方,冷冰冰地说:我们这里是内部厕所概不对外,街道上不远处原来有个公厕不知啥时侯改成了商店,之后大家都习惯在大街旁边方便了,你也找个背地方解决一下吧。

领导又寻了一段路还没找到厕所,倒是发现许多孩子和一些成年人在大街旁边角落里随地大小便。他上前问:小朋友,为什么在大街上解手而不上厕所呢?爸爸妈妈说自管在大街上情尿了,能进政府就直接去政府里尿去,小朋友理直气壮地说。附近就没有一个厕所吗?有!小朋友向前一指,那不,在前边拐弯处北边,不但要收钱还要排很长的队呢!

领导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太阳偏午时终于找到了那个厕所,并排上了队。轮到他时,一掏口袋,却吃惊地发现口袋里已无分文!多年来,领导根本没有带现钱的习惯!看厕所的妇女铁面无私地拦住了领导。领导捂着肚子说:帮帮忙吧,大嫂,我确实没带钱。谁信啊,看你这身儿打扮,能不带俩钱?领导顾不了那么多了:大嫂,我是领导,请你照顾一下吧。那妇女一听,扑哧,笑了出声:就你,还是领导?你是领导,我问问你,政府大楼里豪华厕所多的是,咋来这里解手啊?你有工作证吗?有!我没带,秘书拿着。有手机手表之类的的东西先压这儿也行。领导急了:碰巧今天我什么都没带,快让我先方便一下,之后我再补,行吗?不行!你这人不老实,听口音你还不是本地人,你还冒充说你是领导,领导咋吃得跟瘦猴似的!你说你是领导,谁认识你啊,怎么没在电视上见过你!你说你是领导,领导出门怎么没人前呼后拥啊!你说你是领导,领导怎么没小汽车坐?!怎么没有记者跟屁拍照?!你说你是领导,怎么连五毛钱也拿不出来!别胡编乱造了,听口音你就不是我们本地人,谁知道你是干啥的,如果你不编这瞎话,兴许我会照顾你一次,就凭你这花里胡哨冒充领导就不能让你进!领导说,我确实是你们的领导,上午刚刚来上任的,你们也许都不认识我。领导一抬头发现墙壁上写着:军人老干部免费入厕。心头一亮指着墙上的字说:你就当我是一个老人,可以进去吧?谁说你是老人?你有老人证吗?领导一下子愣住了:大嫂,我确实没说瞎话啊,你总不能因为我没带钱,没证件就不让我解手吧,俗话说管天管地还管不住拉屎尿尿呢……

嘿嘿,我管不着天也管不着地,刚好管得着拉屎尿尿!妇女越说越气,瞪起了眼睛:你要真是领导,你了解俺老百姓的苦衷吗?不知道为什么你们领导都热衷于盖商场、建宾馆、建会所,不屑于建厕所!妇女挥手一指:看见没?就那个热闹地方,原先是一所公厕,一夜之间拆了,现在成了人间天堂养生会所。有多处公厕没营业几月,就改成了饭店、商铺。有多少小区不设公共厕所,一大早很多人都急吼吼跑到我这里排队,缴五毛钱进去方便,出来骂我一顿走了。你知道我为了争到这个厕所的管理权,跑了多少部门,送了多少礼吗?我是农民,五十多岁了,没有挣钱的门道,要供养两个大学生,还要赡养多病的二老,好不容易托熟人弄到这个厕所,每天得上交100元管理费才够本儿!我整天泡在腥臊恶臭之中,就是为了孩子能好好念大学、给二老送终……

领导生气地说:你说这个情况,我记着了,这个局面以后我会尽力改变的,你让我打个电话给政府办公室,让他们解释一下行吗?我确实憋不住了。

妇女又哈哈大笑起来:你有打电话的钱了?我这个电话可是经物价局审核过的,第一分钟三毛钱,电脑计费,公平合理……

- 完 -

(此文刊登于文学双月刊《漯河文学》2018年第7期)


孙彦涛,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漯河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临颍县作家协会主席,漯河市小说学会副会长。先后在《微型小说选刊》《大河报》《郑州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杂文和民间故事三百多篇(首)。出版有合著《生命之灯》《救命符》《漯河地名故事》,2016年出版专著《孙彦涛小小说精选》。

往期精彩回顾





【漯河作家名作赏析之三十四】南豫见:孙彦涛印象

【名家小说】孙彦涛:小小说二题

【名家小说】孙彦涛:《小小说(二题)

【名家散文】孙彦涛:《人生在世有四怕

【漯河作家名作赏析之三】南豫见:作家的品格 ——《孙彦涛小小说精选》序

【小说】孙彦涛:《一梦九千年》

【诗歌】孙彦涛:《初春》(外三首》

【微型小说】孙彦涛:《 这里一定有东西》

小小说◆孙彦涛◆《赴宴》

七言诗◆孙彦涛

【文坛快讯】南豫见长篇小说《扶贫记》 入选2018年度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文坛快讯】孟焕军中篇小说《欢情薄》荣获莽原文学大奖【文坛快讯】
【文坛快讯】市作协曹春玲2018年市内外发稿汇总(部分)
南豫见长诗《<蝇王>新读》被《河南诗人》转发
【文坛快讯】漯河市作家协会、临颍县委宣传部、临颍县文联、临颍县作家协会组织开展“著名作家看临颍”采风活动
【文坛快讯】漯河中青年作家集中亮相省文联刊物
【文坛快讯】孟焕军中篇小说《理想生活》被《小说月报》转载
【文坛快讯】孟焕军中篇小说《理想生活》被《莽原》转载
【文坛快讯】孟焕军中篇小说《欢情薄》在《莽原》小说栏目头题刊发
【文坛快讯】孟焕军短篇小说《渺远的笛音》被省《奔流》转载

【文坛快讯】我市作家卢子璋参加鲁迅文学院河南研修班